首页 首页 资讯 查看内容

竞拍超过70次不寻常 成都农商行股权缘何吃香

2021-07-29| 发布者: 磐石生活网| 查看: 135| 评论: 1|文章来源: 互联网

摘要: 相较普遍的银行股权流拍情况,成都农商行的股权拍卖如此“吃香”,在市场较为罕见。作为一家西南地区农商行......
氟苯尼考粉价格

相较普遍的银行股权流拍情况,成都农商行的股权拍卖如此“吃香”,在市场较为罕见。

作为一家西南地区农商行,其股权拍卖何以吸引投资者多轮竞价?

◎何奎 记者 魏倩

在银行股权拍卖流拍几乎成为惯例的现状下,成都农商行的股权意外成了“香饽饽”:两笔股权近期在阿里司法拍卖平台公开拍卖,竞价超过70次,均大幅高出起拍价成交。

据上海证券报记者了解,成都农商行曾是“安邦”系成员,经过股权变更后,目前资产规模在全国农商行中排名第六,如果只与上市农商行进行比较,排名更是可以攀升至第二。从经营情况来看,与大多数银行一样,去年受减费让利、大幅计提资产减值损失等因素影响,该行2020年归母净利润同比减少19.08%。但反映盈利能力指标的净息差表现有所提升,去年该行净息差为2.15%,较上年增加0.39个百分点。去年10月,联合资信发布评级报告,继续维持成都农商行“AAA”信用评级。

成都农商行股权遇多轮竞拍

公开信息显示,今年,成都农商行共有4宗股权拍卖,其中两笔股权分别在7月20日和7月21日被司法拍卖,两笔拍卖成交价均大幅高出起拍价。相较普遍的银行股权流拍情况,成都农商行的股权拍卖如此“吃香”,在市场较为罕见。

记者注意到,上述股权拍卖被超过2000人围观,竞价异常激烈,20万股股权和200万股股权分别报价74次和79次。

阿里司法拍卖平台显示,自然人贺方委和四川浩天实业投资有限责任公司分别拍卖其持有的成都农商行20万股股权和200万股股权,最终以91.2万元和842万元的价格成交,高出起拍价52%和29.54%。

6月21日拍卖的另一笔成都农商行1000万股股权竞争更为激烈,报价达129次,最终以3960万元成交,高出起拍价48.87%。

经计算,上述三笔股权每股成交价格分别为4.56元、4.21元、3.96元。其中,自然人贺方委每股成交价为真正溢价成交,高于该行2020年末的每股净资产4.4元。其他两笔则是相对每股净资产打折成交。

股权变更后经营企稳

作为一家西南地区农商行,其股权拍卖何以吸引投资者多轮竞价?

公开资料显示,成都农商行2010年1月15日挂牌开业,是全国副省级城市中首批设立的农商行。该行曾是“安邦系”重要一员,去年全面脱离“安邦系”,引入成都兴城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为第一大股东,该公司由成都市国资委控股。股权变更完成后,成都农商行经营情况逐步企稳。

从盈利表现来看,2020年该行营收、归母净利润分别为126.75亿元、38.29亿元,分别同比微增0.97%、同比下降19.08%。当然,该行去年财务指标下降原因,与大多数银行一样,是因为受减费让利、大幅计提资产减值损失等影响。

实际上,成都农商行盈利能力是有提升的。反映在净息差上有直观表现——去年该行净息差为2.15%,较上年增加0.39个百分点。

同时,去年该行不良贷款率为1.79%,同比增长0.03个百分点,高于去年末上市农商行水平。Wind数据显示,2020年末上市农商行平均不良贷款率为1.34%。

之所以成都农商行股权拍卖受资本追捧,招联金融首席研究员董希淼分析认为,可能有几个原因,一是该行是全国农商行领先者之一,规模比较大,发展前景较好;二是区位优势,在成渝双城经济圈建设之下,成都金融机构有新的发展机遇;三是在乡村振兴的大背景下,农村金融机构作用将进一步显现。

农商行股权并非总是无人问津。今年4月,深圳农商行定增,新加坡银行巨头星展银行认购13.52亿股,占本次发行后总股本的13%,将成为该行第一大股东。市场分析称,这可能与星展银行扩展及深化在粤港澳大湾区乃至更广阔区域的业务布局的战略有关。

银行股权“不香”仍是常态

上述个案,并不意味着银行股权升温“吃香”,流拍、打折转让仍是行业常态。仅从阿里司法拍卖平台来看,今年已结束的银行股权拍卖就多达上千笔,大多数都无人无津而遭流拍。

今年,长沙银行两笔市场参考价合计11.9亿元的股权公告拍卖。由于拍卖公告日至正式拍卖期间股价下跌,拍卖价格下调到9.47亿元,最终仍然流拍。

从各地方省市股权交易中心挂牌的银行股权转让来看,延迟转让也是常态。

究其原因,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副主任曾刚向记者分析说,一是受监管政策、经营环境等变化影响,股权供给有所增加,特别是非上市中小银行股权转让比较普遍;二是,银行股权交易,并非每一笔都要监管批准,小范围小额股权转让,有些可能只需要核准、报备。

也有市场分析人士说,银行股权之所以“不香”,一是在经济下行压力和金融去杠杆的大背景下,银行生存压力陡增,盈利能力减弱;二是监管部门针对农商行经营地理范围、各类业务比例等提出要求和限制,部分中小银行经营难度增大。

特别是经营压力大、资产质量不佳的中小银行,股权更容易流拍或者打折转让。

2020年以来,市场已形成一股中小银行“合并潮”,多地积极推动组建省级城商行。例如,已挂牌成立的四川银行、山西银行,以及正在筹建的辽沈银行。

责任编辑:张玫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 收藏

最新评论(1)

Powered by 磐石生活网 X3.2  © 2015-2020 磐石生活网版权所有